新普京

欢迎来到新普京官方网站!

书画交易市场,书画作品交易,书画交易平台.jpg

新普京科技

新闻分类

艺术家

热门关键词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笔意清灵 刚健婀娜——记我市美协主席、花鸟画家孙立

发布日期:2018-10-23 作者:新普京文化 点击:

笔意清灵 刚健婀娜

 

 

——记我市美协主席、花鸟画家孙立

 

 

孙立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的家庭,父亲是一位谦虚、敬业的教师,善音律,喜丹青。她的母亲更是心灵手巧,剪得一手好纸画。那时候,谁家扎顶棚,都来请她母亲。母亲有时候也做些剪纸、花样拿到集市上售卖以补家用。也许受父母的影响,孙立从小就特别喜欢绘画。无论是妈妈在做剪纸,还是父亲在读书写字,她总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目识心记,自己也慢慢开始了涂鸦。

 

小时候,接触最多是小人书,也就是连环画,类似今天孩子们看的绘本。她看里面的人物、风景,照片等都特别好看,竟入迷,忍不住就去临摹涂画。这为她走入绘画之门起了很好的启蒙作用。据说她七八岁的一年,仿照一本电影小人书画了满满一墙,竟引起全村人的惊诧,消息不胫而走,引来全村人前来观看。这对少女时代的孙立是莫大的鼓舞,也为她以后坚定地走上绘画之路起到了重要的影响。

 

 

教书与读书

 

 

后来,孙立也像父亲那样当了一名教师,三尺讲坛,教书育人,也使得她的生活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她更加喜欢绘画。

 

这期间,她既学习传统绘画,又开始素描写生等美术基础的自学,渐渐地她对自己感到了不满足,产生了要考入大学继续学习的想法。19岁那年,她先考入潍坊教育学院美术系进修,后以优异成绩考入山东师范大学美术系深造。

 

在山师大美术系她如饥似渴的读书学习。读书期间,她在山水、花鸟、人物、大写意、小写意等题材和技法上无不涉猎,老师的指点,又让她受益匪浅。于是,孙立从美术基础学起,她常常通宵达旦地阅读临摹各类作品。从素描、水彩、水墨画、芥子园画谱,到透视、图案、诗词、画论……每张绘画都非常认真,努力做到完美。

 

使孙立打下了坚实的绘画基础。她和同学们勤奋作画,不断砥砺,又加上老师们的教学循序渐进,十分严谨,都给了她丰富的艺术滋养,播下了艺术放飞的种子。

 

 

小荷初露

 

 

孙立大学毕业后再次回到家乡的学校,从事培训全市美术教师的教学工作。1992年调入文化馆从事群众文化辅导工作。这期间,她感觉进入了艺术的殿堂,萌发了一种欲当画家的理想,开始“痴迷”地写生和创作。

 

那几年,她心仪荷花还有家乡的蔬菜。她说:“那时我对荷花产生了一种迷恋,为了把荷花、荷叶、荷影等摇曳生姿的美景再现到纸上,我几乎走遍了寿光的荷塘,从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初夏,到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盛夏,又从荷叶枯黄到冬雪覆盖的季节,不停地观察和写生。有时像做梦一样,画面在脑子里慢慢清晰起来。为把这个梦变成人间美景,我可能需要三个月、半年甚至更多的时间。初秋的一个早上,晨光沐浴着一望无际的荷塘,宁静而迷人。浓浓的荷叶,亭亭的荷花,还有饱满的莲蓬……阵阵清香扑鼻而来。我独自一人漫步在荷塘边,尽享这种幽静、清新的早晨。紧走两步,高高的荷叶丛中:一只鹭鸶低着头,从浓密的荷叶深处悄悄走来,全然无视我的存在!这不就是我梦中的意境吗?那年她创作了工笔画《幽》,第一次参加了国展。

 

面对故乡那琳琅满目的,使寿光名扬天下,又使寿光农民走上致富之路的蔬菜,一次次触动她的灵感。她走近田野,观察秋霜肃杀,却在寒冬中伫立生长的白菜、大葱;又在寒冬里,大地白雪皑皑时走进反季节大棚里,面对到处开满鲜花,结满硕果的西红柿、黄瓜、苦瓜、南瓜……写生。还有一年一届的中国寿光国际蔬菜博览会的十大展厅,都留下她观察、探究、写生的身影。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物流业在中国还很不发达,但闻名全国的寿光蔬菜批发市场却架起我国南北蔬菜流通的大桥梁。这里不仅汇集了北方生产的各类蔬菜,还有大批来自南国异乡的热带水果,如香蕉、荔枝、桔子……,然后又通过寿光蔬菜批发市场这个巨大的菜篮子送进千家万户的菜盘子。为此,孙立汲取潍坊年画色彩与工笔画相融合,创作了一幅工笔画《菜篮子》作品(2米*2米),入全国美展获奖。

 

此后十年间先后有《莲池清梦》、《蔬果图》、《荷塘旧梦》、《菜乡情韵》、工笔《南瓜》、《春华秋实》等作品入全国或省级美展。

 

观察和思索越来越多,要想表现的画画越来越多,进入到创作阶段,她回忆说:“我每天都过得很简单,早上在街头买两个火烧,边吃边入画室,吃完就开始画画,中午休息一下继续

画,晚饭后在灯下还是画画。我那时感觉自己的生活就只有绘画。”

 

 

 

新的追求

 

 

走进艺术殿堂的路上不仅充满着艰辛,还充满着矛盾和困惑,不断否定自己又不断追求完美。在参加了几次全国美展后,在肯定自己的同时,又看到了与“大家”的距离,一座座高峰矗立眼前,面对今后的创作,她感到力不从心了。

 

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天,一位朋友跟她要一张画:荷花和水鸟。她已经很久不画荷花了。她说:“我对荷花已经没有激情了,我画不出来真正的荷花。”绘画对物象没有激情的时候,就没有了感觉。在感悟梦幻的环境中,当一个画家有许多绘画语言要倾诉时,她才会产生到大自然中没完没了的写生的冲动。眼中无处不在的小美景,汇成心中全景花鸟的大作品。以炽热之心观察自然,在尺素之间纵情挥洒雕琢每一寸光阴。如此往复,在创作中描绘生活,又在阅读中体悟升华。

 

——怎么办?她已经到了艺术之路上的跨越之机,跨越这个坎,或许就是另一片崭新的绘画天地。

 

放弃暂时的所有,向“大师”求教,入京汲取更多的营养。她于2012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首届孙其峰写意花鸟硕士高研课程班深造。孙其峰先生是我国当代的大画家和卓越的美术教育家,他深厚的学识、高尚的师德和超凡的人格魅力,影响广大。马新林、孙季康、王玉山等老师身体力行、践行倡导着孙老的艺术思想、教育理念和高尚品德。

 

每年的11月至次年的3月份,是到西双版纳写生的好季节。万物生辉,气温适宜。这年12月孙立也跟随班里的同学,进入了一年一度的浩浩荡荡的写生队伍。在那里一住就是整整五十天,直到农历腊月二十二日才回到寿光,次日就是小年了。

 

在写生的日子里,每天都是早上7点,准时出行,带上中午吃的饭,直画到傍晚。西双版纳热带雨林明媚的阳光,繁茂的树木,丰富绚丽的色彩给她极大的视觉冲击和心灵震撼,她的画风开始了转变。

 

她在西双版纳画了很多草稿,一张张、一片片,积累了很多,有三角梅、龙树、竹根、竹叶等等。还有许许多多不知名的南国风情的花花草草……不知不觉中20天已过去了,有一天张崇强老师问她打算回家创作什么,她说还没有定。她觉得创作一幅作品用“一杯水”,你要准备好“一桶水”的素材,优中选优,从中提炼。最终她选择了最打动自己的竹林美景,静下心来在一片浩大深邃的竹林里一待二十多天,用心去感受竹林,从整体到局部,竹叶、竹根、竹枝的穿插和整幅画面的搭建和构成,先后写生了五十多幅不同的素材。归来后,一幅《晨露》的作品完成了。老师评价:此作大气,挺拔,厚重,是可以参加国展的作品。

 

她在首届孙其峰写意花鸟硕士高研课程班深造时,恰巧遇上北京的几位著名工笔花鸟画家在他们学校里举办画展,她在参观后感触很大。她说:“当写意不能完全表达我心中的绘画语言的时候,工笔画用它的细腻创造的一种诗情画意的氛围深深打动了我。使我又产生了去寻找一个画笔和情感交融的契合点。”于是,她于2013年9月又考入中央美术学院苏百钧工笔画花鸟高研班。

 

工笔花鸟始于唐代,成熟于五代,鼎盛于两宋。千百年来,中国工笔花鸟画,经历了从传统型到现代型的创造性转化过程,名家辈出。要在工笔花鸟中画出新的特色,是不容易的。先决条件是要热爱、要喜欢,要找到自己的“快乐点”。孙立已经找到了她艺术的“快乐点”。

正所谓:“培养一项兴趣,专注于一项学习。它能让你跳出困局,平心静气,精进自己。有技能傍身,就有勇敢的底气;有兴趣作伴,就是快乐的源泉。”

 

 

创作感悟

 

 

她在谈到自己对绘画的感悟时说:“作品的诞生是画家在大自然中不经意间非常浪漫的邂逅。”融动心灵的画面是物象在一个特殊时间内所产生的瞬间美景,如果时过境迁、斗转星移,那让画家融目绕心的意境就会杳无踪迹,不复存在,那是在大自然中可遇而不可求的。作品取材来源于自然,又高于自然,作品只有首先打动自己才能打动观众。”

 

她说:“绘画是一场创造,在画面上寻求着明确的秩序,企图建筑起自己独特的画面结构。精心构思一个场景,不断梳理,不断调整,不厌其烦地加或减。精心策划一个场景,穿越时空。作品的出现是画家和时间共同孕育的孩子。生命永恒不灭,是画家的一段生命里程。”

 

“绘画是一场梦,画面梦幻般的气息,总是把现实的景象切割的时断时续,使我对生活既感到忧伤的无奈,又怀着美好的憧憬,以期在画面上,如中央美院苏百钧老师说:‘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力求在精神审美空间中创造出神遇而迹化的艺术境界;心境与激情构成画面的中心。”

 

“仅凭情感的宣泄是无法获得高超艺术的,画工笔画心中永远装着‘意’, ‘意’是工笔画灵魂。在创作过程中,要度物象而取其真,由自然景物来反观人生哲理。‘物象’作为传情达意的寄托,于情理交融中呈现出难分‘具象’、 ‘抽象’的生动性。摆脱描形状物的被动性,显现画家主观创作的特质。”

 

这几年她专心于创作,画艺渐熟。说到对“工笔画”与“写意画”的理解和偏爱时,她说,“写意画”与“工笔画”就像母亲爱恋的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有他们交融的地方,但也有明显的个性差异,谁也包容不了谁,谁也代替不了谁,都是母亲的最爱。创作一幅画,选用什么样的材质,什么样绘画语言来诉说,是由画面的需要来觉定。哪种语言更能恰当好处地表达我当时的心境,贴近我的心灵,不管是“大写意”、“小写意”、“兼工代写”,还是“工笔”,只是画面的需要借用的一种表现技法,我力求完美地来完成我的心愿。写意和工笔,我都喜欢。

 

所谓“人不磨墨墨磨人”,爱好它就会有一种强烈的力量吸引你,让你不断探索。孙立的花鸟画,以“工笔”与“写意”相结合,精工细丽,重彩重水,使画面变得浑厚饱满,努力向诗意靠近,她在创造一种诗的意境,美的境界,开始从根本上解决绘画语言的形式。因为她的心在画中,她心里一但形成一个画面,从这个梦幻般的画面开始,就一环扣一环地向前创作,这张画是活的,在跟着她的心生长。她为自己的作品不停加减,不断制造矛盾又解决矛盾,而她也在无穷的冒险中感到快乐。这既源于她的文化底蕴,又得益于当代知识结构,更是她自身潜力不懈开采的结果,也反映了时代画家的精神追求。

 

孙立正以独特的诗情画意走向全国画坛。 邱家兴/撰文

 


相关标签:

最近浏览:

相关产品:

相关新闻:

联系方式

Copyright 2017-2020 | 新普京                            新普京 | 版权所有 | 鲁ICP备17006572号 | 技术支持: